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点击进入官网

罗思义:改革全球治理结构 G20应发挥更大作用

时间:2018-01-01 19:08来源:desktop-dancer.com 作者:澳门威尼斯人 点击:
罗思义:改革全球治理结构 G20应发挥更大作用

人民网北京7月30日电 (李警锐)2016年二十国集团智库会议(T20)30日在京继续进行。在闭幕式上,6场分论坛代表分别做汇报总结。“论坛1:完善全球治理体系,提升全球治理能力”的总结发言人前英国伦敦经济与商业政策署署长罗思义指出,关于全球治理结构方面的问题不可避免,应寻求在全球治理方面的改革。

罗思义指出,这场分论坛基本达成共识的一点是,当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格局并非令人满意,很多人都不能接受美国在IMF拥有的一票否决权。更多人认为在IMF的改革当中丧失了自己的机会,尤其是一些欧洲国家。还有很多人表达出一种逻辑:欧元区的一些国家可能有不同的代表性,但是应该是一个集团、一个代表、一个声音去表达他们对于欧洲的看法。

关于G20的作用问题,罗思义总结说,有些人认为G20是美国2008年以后就重大问题做出及时响应的结构,但是有人认为它应该是一个长期框架。现在中国作为G20的主席国,希望中国能够把G20的作用进行整合,发挥其在全球经济、响应当前形势等方面的作用。

罗思义表示,关于全球治理结构方面的问题都不可避免,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为当前结构辩护,认为它是完美的,但是这种趋势会产生一些反面作用。“我们更应该寻求在全球治理方面的改革,这些讨论并没有结束,意味着这全球治理方面的话题越来越重要,也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持续讨论。”人民网北京7月27日电 (记者 杨牧)正在老挝万象举行的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25日通过一项联合声明,重申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在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并承诺全面有效完整落实《宣言》。在围绕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有关纷争与炒作仍未“降温”之际,由中国和东盟十国外长发表的这份联合声明,被有关专家视为有分量的“一剂退烧药”。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26日在该院举办的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专家座谈会上表示,这份联合声明是“非常重要的标杆”。在所谓仲裁结束后,声明实际上把中国和东盟关于处理南海问题的立场又拉回到《宣言》,再次确认通过双边谈判的方式解决争端,而这是中国和多数东盟国家一直坚持的主张。

26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举办菲南海仲裁案专家座谈会。来自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武汉大学中国海洋与边界研究院、中国南海研究院、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等机构的十余位专家参加。围绕南海仲裁案的后续问题,学者展开深入讨论,普遍认为在应对仲裁案的外交舆论斗争中,我国取得阶段性胜利,但斗争将是长期复杂艰巨的,未来维权和维稳的工作任重道远。

所谓仲裁“政治化高于司法化”倾向明显

专家指出,所谓南海仲裁案在国际法上是“三非产品”——菲律宾非法提起、仲裁庭非法管辖以及非法裁决。所谓裁决是“没有资质的江湖医生乱开的药方”。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苏格在座谈会致辞中开宗明义:“南海仲裁案是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双簧。仲裁的本质是某些国家假国际法之名谋取私利,也是域外国家插手南海问题的典型反面案例。所谓裁决完全是非法、无效的。”

“此次仲裁’政治化高于司法化’的倾向很明显。”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朱锋指出,仲裁机制本应维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法理精神,裁决结果应该有利于公约的发展,对问题争议双方要有平衡。

但所谓裁决的倾向性是明显的。朱锋指出,不平衡的根本原因在于,某些国家想对中国合情合理的主张和诉求施以他们心目中的政治打击。“所谓裁决,字里行间透露出的不是司法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对中国大打“声誉牌”也是仲裁案“政治化”的重要表现。某些国家声称所谓判决有约束力,中国如不遵守将有损负责任大国的声誉。对于这套说辞背后隐藏的逻辑,阮宗泽认为“这是西方企图用所谓的‘声誉牌’,给中国设置条条框框”。

阮宗泽指出,在中国发展的过程中,很多国家试图从政治、经济、外交甚至军事等层面进行遏制打压,但见效都不大。现在他们开始使用所谓的国际规则,想在中国将强未强的阶段设置条框。“这是中国在成长中必经的挑战。仲裁案不会轻易过去,目前我们取得阶段性胜利,但仲裁的影响将是长期的、复杂的。”

围绕所谓裁决的斗争将长期复杂艰巨

与会学者认为,不管是否接受和承认,仲裁案所谓裁决的影响将长期存在,围绕裁决的斗争也是长期的,并且艰巨、复杂。

朱锋指出,裁决结果或成为域外大国未来干预南海事务的筹码。围绕裁决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反应,地区国家的“阵营化”将延续。25日晚,美日澳发表涉及南海局势的三方声明,无理要求中国“遵守”临时仲裁庭非法裁决。26日,中国和东盟国家外长发表关于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联合声明。“对于南海争议’阵营化’的进程,必须做好准备。”

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海洋法研究室主任吴继陆认为,中国需面对海洋争端增多,并且争端国际化、司法化的现实。身处国际法律秩序内,中国应当主动积极用法律武器维护海洋权益。“法律手段比外交斗争的回旋余地大。”吴继陆说,维权不仅是外交层面的事,要全盘研究如何用法律手段,用国际通行的别人看得懂的法律语言做斗争。

阮宗泽表示,域外国家在南海问题上推波助澜,恰恰说明他们居心叵测。搞乱南海的和平稳定,在中国和东盟之间打进楔子是域外国家最重要的政治设想。“美国等西方搞乱中东,谁买单?是中东人民。如果再任由他们搞乱南海,最后买单的还是我们自己。所以解决南海问题,正如王毅外长所讲,要’拨乱反正’。”

维权和维稳工作任重道远

所谓仲裁不仅没有解决南海争端,反而导致有关纷争与炒作持续升温。苏格指出,展望未来,中国维权和维稳的工作任重道远。

中国南海研究院北京分院负责人叶强指出,国际法的适用,要通过国家实践实现。实际上,国际仲裁的机构地位并不高于国家,国际仲裁仅是国家解决争端的一种“辅助方式”。在当前国际关系中,国家主权原则的基石不可能动摇。

阮宗泽认为,未来首先法理斗争必不可少,而且要加强。“重要的是要培养国际法人才,甚至建议要把更多的专业人才输送到国际机构。”他指出,中国未来的维权阵地已经大大前移,我们要到联合国和地区机构中积极维护中国的利益。

 

“第二是海上维权,”阮宗泽表示,未来美国在南海地区的巡航会继续进行,某些国家也会利用出渔等行动打擦边球试探中国容忍度。中国不能一边口头否定仲裁案合法性,另一边却对侵权行为听之任之。“海上维权,中国一定要胜利,不然负面影响和冲击会更大。”

对于如何处理南海问题和中国外交全局的关系,朱锋提醒,南海问题不是中国外交的全部。今年9月,中国将迎来G20峰会主场外交,南海问题如何跟主场外交协调配合,使G20峰会走出南海争议的阴影,反映出中国外交的高度复杂性。

“大国之间永远是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南海问题纵然风高浪急,也不能简单地使我们失去对大国关系合作一面的认识。”朱锋强调。

(责任编辑:澳门威尼斯人网址-点击进入官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